首页  |   招贤纳士  |   关于我们  |   联系我们
4887铁算盘四肖中特马
扫扫进入手机版
在线咨询: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负责人:张先生
电话:023-8888999
QQ号:597459899
邮箱:597459892@qq.com
传真:one two three four five six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 > 菲律宾“计划生育”引争议
菲律宾“计划生育”引争议
发布日期:2017-12-23 14:05    浏览次数:     作者:dede58.com    

2011年1月31日零点前两分钟,一条出现在全球各大传媒的显要位置:全球第70亿名人口——女婴丹妮卡·卡马乔在菲律宾马尼拉一家医院呱呱坠地,一时间全球祝贺声如雷,联合国高官也专程前往医院探视。

但躬逢其盛的“东道主”、菲律宾卫生部部长欧纳却对此忧心忡忡:作为全球第12大人口国,总面积不到30万平方公里的菲律宾,人口总数已达9400多万,人口密度高达每平方公里295人,居世界第32位。

比人口绝对数量更让人担忧的,是增长的势头实在太过迅猛。据官方资料,1939年菲律宾全境仅有1600万人,1970年已高达3670万,1990年达6070万,2004年达8400万。

针对这股势头,2012年12月中旬,菲律宾参众两院相继通过了《计划生育法案》。12月29日,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签署了该项法案,使之成为正式法律。据悉,这项法令已于2013年1月中旬正式生效。

然而未等贯彻实施,法令却已引发轩然大波:菲律宾天主教会多名主教发出抵制呼吁,一些亲天主教会的政治家和司法界人士甚至声称,将通过法律途径挑战《计划生育法案》的合法性,使之无疾而终。

不堪重负

谈及“计划生育”,不管内涵是什么,其目的大抵一致:即通过各种各样的政策与手段,达到控制人口增长、提高人口质量的目的。一般某个国家产生控制人口增长的需要,必然是到了人口“爆仓”、不堪重负的地步。

由于统计工作组织混乱,菲律宾的人口出生率一直是一笔糊涂账,有说“人口出生率为2.36%”,有说“总和生育率高达4.5%”。“第70亿地球人”诞生之际,菲律宾国家统计局给出了人口增长率2.04%的官方数据。此次通过《计划生育法案》之际,菲律宾政府经济规划部部长巴里萨坎宣称,一旦该法案切实贯彻实施,菲律宾“有望在2020年将女性生育率降至2.1线下”,即每个育龄妇女平均生育2.1个孩子。

不论哪一组数据确凿,这个势头都是可怕的:幅员狭窄、资源不算丰富的菲律宾,其人口增长率不但在整个东盟名列前茅,且在全球人口总数排名前20的国家中仅次于南亚的巴基斯坦和非洲第一人口大国尼日利亚。人口负担的沉重,令菲律宾的发展步履维艰。尽管经济增长率有时很高,但都被人口增长“吃掉”。

早在1998年,菲律宾就有人呼吁实施“计划生育”,以人工干预手段控制人口。当时一些有影响的工作者在媒体上撰文,主张由国家对避孕工具实施补贴,从而提高菲律宾的避孕措施普及率。同时由政府牵头,在上普遍开展避孕常识教育。2004年7月,菲律宾众议院议长德贝内西亚率先提出“两个孩子”的主张,希望推动国会立法。不久,众议员拉格曼提出菲律宾历史上首个《计划生育法》议案,要求将“两个孩子”政策法律化,此消息一经披露,便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全民大讨论。

然而,这次的热烈讨论最终以虎头蛇尾告终:拉格曼议案在众议院遭到多数政党、议员的反对甚至嘲讽,最终不了了之;上的讨论几个月后由热转冷,悄然缩回到学界。这期间,菲律宾总人口排名从全球第14上升至第12,并成为整个东盟人口增长率最高的国家。

此后8年间,不断有学界、法律界和政界人士作出种种努力,希望推动人口控制措施立法,但都在的强大阻力和议会的重重阻碍下一无所获。

立法之难

明明人口是个大问题,为何无法诉诸立法?

首先是宗教和传统因素在作祟。尽管天主教系16世纪初由西班牙殖民者舶来,却神奇地在菲律宾后来居上,压倒原有的佛教、伊斯兰教和自然崇拜,成为菲律宾最有影响力的第一大宗教。据统计,菲律宾全国天主教徒人数占总人口比率高达80%。

天主教一向听从梵蒂冈教廷的训示,而后者长期以来一直坚持反对任何避孕、堕胎等人工干预生育的措施,认为这些措施影响了“人类对上帝应负的义务”,是“极不道德的”。和欧美一些虽普遍信奉天主教,但在生活层面早已世俗化的国家不同,菲律宾,尤其广大农村地区,天主教信条的“超级忠实者”比比皆是。

《计划生育法案》通过后,菲律宾主教加布里埃尔·雷耶斯在斥责该法案是“堕落的开始”,并称这将“毁掉菲律宾人的婚姻、道德准则”。另一名主教毕晓普·弗朗西斯科·克拉夫尽管勉强承认“人口太多对国家是个问题”,却坚决反对人工干预生育。由于天主教会巨大的影响力,许多政客、商人和媒体名流也是他们的支持者和代言人;而天主教传统在民间根深蒂固,又令许多议员、政客不敢公开支持人口控制立法。2004年的菲律宾总统大选期间,5名候选人中有3名根本不敢提“控制人口”,其余2名虽然提了,在舆论的压迫下也很快三缄其口。

除此之外,一些实权人物和势力也从高出生率中获益良多。2004年“大讨论”期间,正当人口统计局列出数据,证明菲律宾发展受人口高速增长拖累之际,该国经济发展署负责人却在年终经济简报会议上公开表示,人口爆炸非但不是坏事,反倒是好事,因为“人口越多输出海外劳务也越多,而海外劳务输出后的侨汇,正是菲律宾主要外汇来源”。政府歧见如此,共识如何能达成?

不但如此,避孕药具价格高昂也是个大问题。据BBC报道,一次使用的避孕药价格,几乎相当于菲律宾一个温饱家庭一周的伙食费。由于政府迟迟不能推动立法从而为避孕药具发放提供补贴,“越穷越生、越生越穷”的现象十分普遍。2004年有官方统计称,菲律宾避孕措施普及率仅47%,而育龄女性怀孕率竟高达3.7%。但同期国外非政府机构的统计显示,在经济最发达、世俗化程度最高的大马尼拉地区,避孕措施普及率仅有45%,落后的南方更仅为10%。

由扭转到局限

既然困难重重,此次的《计划生育法案》又何以得到通过?这应归结为风气的变化、政府的推动和外界的敦促,令支持和反对计生的力量对比在国会发生了根本扭转。

由于周边国家相继进入高增长、高发展阶段,而菲律宾经济增长率虽并不算逊色,却被同样高企的人口增长率硬生生拖了下来,各界的忧患意识开始增加。2010年的总统大选,几名主要候选人都提出“控制人口”的诉求,最热门候选人、后来当选的阿基诺三世更承诺一旦当选,将积极推动《计划生育法案》通过立法,并得到积极反应。

近年来,梵蒂冈教廷口风有变。尽管现任教皇本笃十六世素以保守著称,继位之初曾多次发表坚决反对人工干预生育的言论,但随着压力的增大、艾滋病的肆虐,尤其教皇丑闻的不断爆出,其态度总算有所松动。2011年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他承认,使用安全套等避孕工具“在某些情况下是可以接受的”。尽管菲律宾本国天主教会态度顽固依旧,但教廷口气变软,无疑动摇了反计生势力在菲律宾的基础,令人口控制的主张变得更理直气壮,更容易为公众所接受。

此外,联合国的督促功不可没。去年8月,联合国人口基金会驻菲律宾代表乌戈齐·丹尼尔斯公开呼吁菲律宾国会尽快通过计生法案,为本国民众提供免费避孕药具,以减少该国15~19岁年龄段贫困妇女死亡率。

不过,未来这项法案的局限性仍被外界所诟病。有评价称,这项法案与其说是《计划生育法案》,毋宁说是《免费避孕药具补贴法案》。该法案将控制人口的宝几乎全押在“政府提供补贴,贫民免费避孕”上,只要政府埋单帮穷人避孕,问题就该迎刃而解。为了减少责难,最终付诸表决的法案还撤掉了“人流合法化”的条款,仍然坚持“任何流产都是犯罪”的旧规——哪怕因强奸而怀孕,也得把“天赐”的孩子生下来。

这种过于简单的解答固然在很大程度上化解了反对派的阻力,却也等于回避了一些无法回避的问题:就在众院通过法案的第二天,天主教主教们便召开会议,一方面扬言上诉最高法院,谋求司法推翻该法案,一边继续试图通过教会的影响力干预,让好不容易通过的法案变为一纸空文。

很显然,这个《计生法》只能解决“避孕避得起”的问题,却无法确保说服最需要避孕的贫困人口接受这从天而降的福利。更麻烦的是,一旦推行效果不彰,钱花了人口却控制不住,政府和的财政负担反倒会加剧,届时又将是一番政治风浪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